智能时代与互联网时代创业差异

智能时代得创业窗口期将变短,超级公司诞生得可能性巨大,但在通用智能技术达到临界点之前,一定程度上的领域细分依然是人工智能创业的主旋律,超过临界点之后,大多数竞争者将被淘汰,且越甩越远。

互联网时代还难以进入寡头垄断,整个三十年的创业期内各类互联网公司风起云涌,主要的原因是数据的产生和数据的结构化是个体力活,很多公司仅仅凭借数据生成(算法生成和人工生成)和数据结构化就能活得滋润,更不要说建立在数据之上的算法积累了,领先优势更巩固了互联网垂直创业者在各自行业得地位。

智能创业得变革机会要比互联网更多,因为不是所有得行业都需要互联网化,但所有得行业都会面临智能化,两者已经不是量级。

智能化得路径是专用向通用演变得过程,也是从众多垂直创业者向一家独大演变得过程。谁得到更通用得智能技术,谁就得到更进阶得密匙。

仅有互联网无法实现共产主义,只有人工智能才能实现终极生产力。

股票、期权、合伙人和员工

他到底是合伙人还是员工?

这是不同的概念,合伙人分的是股份,员工理论上只分期权,所以这个事件的本质是双方的角色分歧,CEO把他当员工看,他把自己当合伙人,而这个角色应该在创业开始时就应该说清楚。

如果你创业想找一个人给你出技术,那么你要分清楚一件事儿,你是让他帮你熬过创业初期还是持续管理公司,前者决定你必须找一个员工,后者才决定你找一个合伙人,合伙人分的是股份,这个股份的价值在于长期性的认可,直接给股份是十分高风险的事情,很多创始人耍机灵,开始时玩模糊战略,等过了两年看清楚了,再决定你的角色问题,就会出现分歧和纠纷。

期权和限制性股权的性质比较相似,都是依赖过去贡献的股权授予机制,是一种按劳分配对抗不确定性的优良机制,所以适用于公司的大部分员工,用于奖励员工过去的努力,注意到没有,这个事件里面就有一段话在讲这个问题,你过去的努力,我已经给我你分红,未来的得看你的表现,这就是对待员工的态度,如果你合伙人,是创始股东,大家就是兄弟,要坐在一起商量,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就算你已经不在公司了,你依然是股东,你依然可以享受公司的分红,就像上市公司的大众股东,谁也不同跑去给公司打工,不照样可以享受分红?这就是股权的威力,股权决定了你对公司的拥有权比例而且不用打工就可以获取相应收益的权利。

说到这里,顺便提一下代持,一种对普通员工分配具有无投票性质的股权的办法,这样既保持了管理层的控制力,也保证了大家的努力得到的应当的现金收益。

那么实际上还是有第三种人存在的,比如职业经理人,他既不是创始股东和创始团队的成员,但又是公司重要的管理团队成员,其实是半员工半合伙人性质,这样的人,一般情况下,可能会授予一定的股权,再授予一定的期权,给股权代表着我请你来,是把你当朋友,当兄弟,一起奋斗,给期权,代表着,我还是不是完全信任你,你还要通过表现拿剩下的部分。

但无论是怎样的角色定位,作为创始人都应该在决定与一个人一起共事时,就应该把这个事情理清楚,说清楚,期权是应对概率问题的重要手段,当你对对方的确心有顾忌的时候,就应该明确的说出来,对不起,我不能直接给你股权,我只能给你期权,有部分信任的时候,可以说,我可以给你1%的股权,剩下4%必须是期权,等等。

打马虎眼藏心眼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严重的话就是诈骗。

所以总的来说,创始人首先应该理清楚目标人物的角色和不确定性问题,这样才能结合时间维度、贡献维度和控制维度,组合生成相应的股权期权方案。